www.8989101.com

学生谈程虹:都知道程老师是总理夫人感觉很平常

时间:2019-09-19 10:4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最后让我们在网友对草根黑马《中国好声音》的评价中结尾,原来娱乐圈才是以精神开头,以神经结尾 2005年05月24日 环球国际发行第二张国语专辑《DONT STOP》留声经典复刻版CD ◆2008年3月9日,第27轮客场对那不勒斯,首发出场,这是托蒂代表罗马俱乐部的第500

  最后让我们在网友对草根黑马《中国好声音》的评价中结尾,原来娱乐圈才是以精神开头,以神经结尾……

  2005年05月24日 环球国际发行第二张国语专辑《DON’T STOP》留声经典复刻版CD

  ◆2008年3月9日,第27轮客场对那不勒斯,首发出场,这是托蒂代表罗马俱乐部的第500场正式比赛。

  张继科换情侣头像疑示意已与景甜疏散[shū sàn][fèn sàn]恢复[huī fù]独身只身

  程虹,1957年出生,1982年大学毕业,文学博士、教授,在首都经贸大学外语系任教30余年,主要从事英语教学与研究,主持研究自然文学与生态批评项目,并任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出版多部介绍美国自然文学的著作和译作。程虹在北大进修时与李克强相识结婚,两人育有一女。

  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校本部的小西门往里走大约100米,左拐直行500米,是行知楼。

  根据该系一名大四学生介绍,除了系里需要坐班的行政人员外,教授和老师们,并不需要坐班,因此他们也没有固定办公室。该校的一号教学楼中,有一块休息区,老师们会在上课之余在那里休息。

  “我们都知道程虹老师是总理夫人,但我们感觉很平常。”该校外语系的一名研究生讲道,在李克强上任之后,“外语系有个总理夫人”,的确让外语系的学生兴奋了一阵子,但随后大家仍旧正常地工作上班,程虹也如往常一样做学问,没什么架子。

  身为该校外语系大三学生的王玉(化名)提到,她第一次见程虹的时候,是在教室外的走廊处。当时她并不知道那就是程虹,如往常一样,她会习惯性地和陌生老师打招呼,程虹也很热情地回应了一句“同学你好”。

  “她还冲我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我当时想这个老师真nice!”随后,王玉才从同学嘴里知道这位很nice的老师,就是程虹。

  “她为人亲切,对学生很友善。”该校外语系的一位老师谈道,程虹为人谦和,学校以及外语系,并没有因为她是总理夫人,而变得特殊,大家也都把她当一般老师对待。

  这位老师还介绍道,外语系里的学术气氛很浓,老师们都比较专注于学术研究,程虹也不例外,他建议,如果想更好地了解程虹,只要去看她的论文著作就可以了,因为那是她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该校外语系的研究生王力(化名)说,他曾经听过一场程虹的讲座,名叫“静心治学”,在讲座上,程虹会用十分直白的话语,讲述学术理论。并且态度很诚恳,大家会觉得她是在与大家进行实实在在的交流。

  文中提到,程虹解读了“真正懂得人生的人,是为了欣赏而赶路的”含义,还分享了美国女作家安妮·林登伯格的书《大海的礼物》中的一段话,“大海不会馈赠那些急功近利的人。为功利而来不仅透露了来者的焦躁与贪婪,还有他信仰的缺失。耐心,耐心,耐心,这是大海教给我们的。人应如海滩一样,倒空自己,虚怀无欲,等待大海的礼物。”

  “程老师特谦虚。”该研究生讲道,程虹每表达一个观点前,会先说“这观点,是我认为的,大家先听一下”,说完以后,还会再补充一句“这只是个人之见,请大家先提一下意见”。

  这位研究生提到,程虹有一个经常用的经典名言,那就是美国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那句“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然后将心扉关闭”。他从这句名言和程虹身上,学会了静心做学问。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乘机离开北京,对埃塞俄比亚和非盟总部、尼日利亚、安哥拉、肯尼亚进行正式访问。李克强夫人程虹首次陪同出访。

  这是程虹第一次以国务院总理夫人的身份公开出访。官方也首次发布了她的照片。

  此前,新华社曾在2012年12月23日刊发李克强人物特稿——《“万事民为先”——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首次提到李克强夫人。

  文中称,李克强夫人程虹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外语系英语教授,长期从事教学及学术研究工作。李克强和程虹育有一女。

  她为人低调,喜欢做学问,散发出的气质就像2011年她在自己的著作《寻归荒野》增订版作序时所说,“去寻求自然的造化,让心灵归属于一种像群山、大地、沙漠那般沉静而拥有定力的状态”。

  婚后不久,程虹到北京经济学院(即首都经贸大学前身)外语系任教,后又到中国社科院读博士,师从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赵一凡,专研美国文坛新流派自然文学,2000年获文学博士学位,次年晋升正教授,当时她只有44岁。

  在散发书香气息的校园,程虹的气质也像一个淡泊名利的文人。一位首经贸老师透露,有关她的特殊身份,大家只是略有耳闻。在他印象中,这位同事平时不太露面,尤其是李克强成为国家层面的领导人后,她很少再公开上课,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科研上。

  在首经贸外语系“师资队伍”的公开介绍中,我们能看到,程虹是该系5名教授之一。她两度被学生选为学校“我心目中的十佳教师”,并先后被评为北京市高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首都经贸大学优秀任课教师。另外还获得过北京市高校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及北京市高校第三届哲学社会科学中青年优秀成果奖。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程虹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英语教学与研究、自然文学与生态批评。

  程虹还参加了国内大型工具性理论辞书《西方文论关键词》(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6)的撰写。独立撰写了两篇各达万余字的学术论文“自然文学”及“生态批评”。这是上述两种西方新的文学流派首次出现在国内大型工具性理论辞书之中。

  此外,她还在《读书》、《外国文学》及《文艺报》等刊物上发表有关自然文学及生态批评的论文多篇。出版文学及传记方面的译著多部,其中包括《遵命大臣》、《达豪的歌——赫伯特·齐佩尔传》、《死亡手术室》及《校园秘史》等。发表了教学科研论文若干篇,如《背景教学法初探》、《泛读课教法的比较研究与综合运用》、《英语演讲课与培养说的能力》、《时限与效能――谈丰富英语听力课的教学内涵》、《21世纪大学英语教材浅议》及《“研究生综合英语”课程的开设与实践》等,涵盖了从本科生至研究生英语教学的精读、泛读、演讲、听力、教材的评述及新课的开设等诸多教学领域。

  1999年,程虹第一次来到三联书店出版社,从那时起,现任三联书店文化出版分社社长、曾任《读书》杂志副主编的李学军和程虹开始了合作。

  “她是拿着书稿(即后来的学术专著《寻归荒野》)来到了《读书》杂志编辑部。当时在学界,三联书店的地位非常高,在三联出书很难。而且有名的作者也很多。所以,当时对程虹女士的书稿,也没有特别对待,而且她的身份也不是很特别。这本书直到2001年才出版。这本书也是国内第一本关于美国自然文学研究的专著。这是一个不热门的研究领域,但是很有价值。”

  从那以后,程虹开始系统地翻译、介绍美国自然文学经典作品,10年间陆续翻译了《醒来的森林》(2004)、《遥远的房屋》(2007)及《心灵的慰藉》(2010)和《低吟的荒野》(2012)。2012年,三联书店出版社把这四本书辑成“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出版,“这套书到现在卖得很好,已经卖了10多万套。”李学军说。

  北京三联书店的店员曾表示,《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被摆放在店内比较显眼的位置,其中《心灵的慰藉》卖得仅剩一本了。

  程虹被认为是国内研究自然文学的最重要学者。“程虹女士是第一个系统介绍美国自然文学的学者。”李学军说,自然文学在美国是大学课程,也是研究的热门,但是在国内,这是一个比较偏门的研究领域,“我们这里有介绍,但不是特别系统。程虹这几年一直坚持在这个领域开拓,系统地研究、翻译、梳理、介绍美国自然文学。她在这个领域和方向,坚持做了十五六年,在我看来这是真正的学者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往前推进。”

  从《寻归荒野》开始,程虹在三联书店出版的作品基本上都跟美国自然文学领域有关。去年程虹还在外研社出版了《美国自然文学三十讲》,这是一本关于美国自然文学的教材,对自然文学发展脉络进行梳理,并对其经典作家和代表性作品进行评述和相应的理论解释。

  对于自己在自然文学研究上的学术经历,程虹在增订版的《寻归荒野》中有过回忆,1995年她在美国布朗大学初次接触自然文学,“‘荒野’是自然文学中的一个关键词。对荒野的理解堪称是美国自然文学的精华。同时,荒野也一直是美国自然文学所关注的焦点。自从我于1995年涉足自然文学领域之后,所倾心研读与研究的几乎都与荒野有关。先是在2000年的博士论文‘自然与心灵的交融’基础上出版了论述美国自然文学的专著《寻归荒野》,继而又在上海的《文景》上主持了旨在介绍英美自然文学名家名作的专栏《重读自然》。”在此基础之上出版了《宁静无价:英美自然文学散论》(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上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王为松谈到这本书称,这本书不仅仅是自然文学的学术著作,书中表达的宁静致远的意思,能给现代人在浮躁的社会中有一定启发。

  4月22日,世界读书日前一天,李克强在给北京三联韬奋书店的回信中写道:“在快速变革的时代仍需一种内在的定力和沉静的品格”。

  当看到这封信时,王为松首先想到了程虹在《宁静无价》中表达的宁静致远的感受。在这本书的自序中,程虹写道:“在现代社会中,唯一能够与灯红酒绿、人心浮躁的现代都市相抗衡的是沉默无言、由来已久、蕴意深长的自然界。而在现代文明中,人们渴望的也是在匆忙中保持心中的那份宁静。”

  程虹在书中说,这些年她目睹了“自然文学”从鲜为人知到眼下颇有些热闹的场面。在自然文学的基础上,不断地延伸出“环境文学”及“生态批评”。在她看来, “环境文学”及“生态批评”无疑为喜爱“自然文学”的人们开拓了更为广阔的视野。“但是我依然愿意守候在我最初喜爱的自然文学这一小片文学的园地,如同一位美国自然文学作家著作的书名《扎根脚下》,并且深深地挖掘。 ”这些年在自然文学领域的工作,令程虹感觉到这是与自然文学作家的心灵对线世纪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诗中描述的那种感觉:‘希望像只鸟儿,栖在心灵的枝头。’”

  去年11月,程虹还在《读书》杂志发表了文章《承载着人类精神的土地》一文,介绍了美国自然文学作家亨利·贝斯顿和他的另外一部作品《芳草与大地》,在该文中,程虹写道:“在《芳草与大地》中,贝斯顿则是从细微之处,从农耕传统及文化的角度,以细腻优美的手笔书写自然中的田园风光,以及人与自然密不可分的联系,体现出他想起大地,便如同梦见母亲般的情怀。《芳草与大地》是由叙述种植及欣赏常见的芳草和植物之道,来谈论及思索我们与自然的密切关系。”

  与夫人的专业以及后来的译著生涯相呼应的是,李克强在大学时期刻苦学习英语,大三以后就开始翻译英文原版的法律文献。李克强在接受访问时也称,他常年坚持阅读英文原著。

  十五六年的合作,让李学军和程虹自然而然成了朋友,但李学军把她跟程虹的这种友谊称为君子之交,“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君子之交,我们称为朋友是因为在一起合作得长,也可能是因为趣味相投。我们在一起聊天,也基本上是谈大家在看什么书,最近看了什么展览,可能也是普通的编辑与作者的交流。每次我们在一起,也都是谈正事为主。”

  在李学军这个资深编辑眼里,程虹是一个非常好打交道的作者,没有架子,非常低调和善解人意。“在我眼里,她跟其他的作者是一样的。尽管她对我这里要求不高,不会干涉图书制作流程和图书设计,但她对自己的作品有要求,很讲究自己的文字表达是否准确,王中王最快开奖现场,考证是否严谨。”

  但现在的程虹女士,毕竟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总理夫人。“但在我看来,虽然有这样一个身份的变化,但她这个人没有变化,如果说有变化,就是更忙了。”在李学军的印象中,程虹来三联书店出版社很多次了,“但大家都不太知道她是谁。毕竟来我们出版社的有名作者实在太多了。”在成为总理夫人后呢?“她还来过三联书店几次,依然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最近这几次来,我还是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之处,每次来也是一个人,就跟以前一样。从这也看出来,尽管做了总理夫人,她还是不愿意被束缚的人。”李学军说,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谈论她的丈夫。香港马会资料开奖资料,”



上一篇:宝通街大桥浮尸案案情曝光!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